“水下机器人”研发者李晗生 我和海洋有个约会

发布时间 : 2020-11-10  浏览次数 :

  世界一下子安静了,除了呼吸器咕嘟咕嘟的声音外,再没有其他声音。他沉下去,来一次进入灵魂的遨游,漫步鲨在不远处身姿妖娆地扭来扭去,他伸手去触摸一株海草,第一次感受到了地球的脉动。

  “把世界抛在脑后,让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丝情绪,全部融入那片深蓝,你会发现自己离地球更近了。当风暴一样的鱼群将我围住时,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是自然的一部分,与这个蓝色星球的其他生物紧紧相连。”从遇见海洋的那刻起,李晗生就对它痴迷了,迫不及待想要了解关于它的点点滴滴。

  李晗生,现任哈尔滨深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情缘于海

  抱着电脑推门进来,李晗生没怎么寒暄,在记者说明采访意图时,他一边将电脑连接到大屏幕上,一边径直开始了他超过十分钟的科研项目介绍。

  虽然只有26岁,李晗生已经带领一家水下机器人创业公司走过了4年的路。创业前,他一直在埋头搞科研创新,后来是外面世界的召唤,使他年轻的心不由自主地从平稳的生活中挣脱出来,去寻求更富挑战性的自我突破。在新的征途上他背起了更重的担子,2016年,他创建公司尝试带领团队一起向前走。

  李晗生告诉记者,他小的时候除了学画画,一有时间就拼装模型,各式乐高、机器人把家里塞得满满登登,经常为一个遗落的小零件将家里翻个底朝天。

  “看到我‘轴’的样子,我妈总说,天天拼别人设计的玩具,怎么不自己弄一个?”于是,他就借着那股“轴”劲儿,造了第一只船。

  13岁时,李晗生在纸上画了一只逼真的小船,他把木头锯成小木条,刨好,把这些木条粘成船的框架,将泡在水里的报纸,挤干、晾干,用浆糊粘在船架上,干了之后就变成了一层坚硬的壳,用油漆刷一遍便可防水。

  李晗生喜欢搜集吊瓶和针头,他用细细的针将用完的圆珠笔芯捅掉,变成管子,用火烤软后扳成Z型放进装满水的点滴瓶中。他再把这套装置安装在那只小船上,瓶子底下点上小蜡烛,待瓶子里的水烧开后,便会通过圆珠笔芯喷气。这样,“喷气船”就成了。

  李晗生打趣说:“我和海洋有个约会。”

  作为潜水爱好者,他设计了潜水推进器;作为模型拼装从小到大的“骨灰”级粉丝,他依据母校哈尔滨工程大学设计的舰船做了一系列的航模教具;偶然的一次机会与潜水捕捞者交谈后,吸取式的活体生物捕捞水下机器人被拉上了日程……在李晗生的创新创业路上,似乎只有“兴趣”一条安全绳。

  大海捞“鲜”

  水下机器人是探索海洋的重要装备,在海洋观测、勘探、水下极端环境作业中潜能巨大。尤其是深海打捞、海沟科学研究样品取样等工作,非它不可。

  (下转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造机器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已经很不容易,水里游的更难。据李晗生介绍,相对于陆域和空域,海底环境复杂得多,对机器人导航、避障、识别探测、追踪等能力的要求极高。

  一次潜水时,李晗生与潜水捕捞者们的交谈像闪电一样击中了他。

  “因为贫穷,那些大叔(潜水捕捞工作者)用自制的潜水装备,简单的吸氧管再戴个眼罩就下去了,很多人因此丢了命。大叔说,幸运的话能活到六七十岁。”李晗生说,为什么不让他们在岸上遥控操作机器人下水捕捞呢?当时特别想通过升级生产工具给他们营造好的工作环境。

  去年,李晗生团队研发的活体生物捕捞水下机器人,已成功通过山东安源集团的验收。

  “每次做实验我真的睡不着觉,水下机器人试验动辄几十个小时,在船上等得心惊胆战,不知道机器是否安全,还能不能回得来。但大叔们终于可以坐在岸上捞海鲜了。”李晗生笑着说。

  当潜伴们忙着用潜水相机给珊瑚拍照时,李晗生已经驾驶着他研发的新产品——潜水员推进器围着他们绕三圈了。

  2016年,在大量市场调研后,李晗生避开水下机器人的大热门,转投向国内缺乏的高端民用潜水员装备,尤其是“潜水员推进器”产品。“它像水下的‘平衡车’,能够使游泳及潜水者以超过世界冠军两倍的速度在水中航行。”李晗生说。

  滴水成海

  10月中旬,松花江边,改良的水上救援推进器刚调试好,李晗生便挑着松花江最湍急、复杂的时候来“试水”了。

  这个推进器最终要应用于南海海洋平台的突发事件救援,要保证救援过程中落水人员不被海浪打翻、卷走。为了保证演习真实性,李晗生没给推进器上拴安全绳。可推进器刚从防洪纪念塔处落水,就一个“俯冲”,被“放生了”。实验没有成功。

  “原基础改良,再复制一版并不难。”李晗生发现是信号强度、浮力状态等因素出了问题。总结原因后,他再次开始准备推进器了。11月刚到,他迫不及待地开始了第三次实验,这回推进器终于“完璧归赵”。

  “如果连松花江都征服不了怎么行?有时候,错误的花朵也能结出成功的果实,如果你因为惧怕犯错而不曾做出尝试,那么也必将错过成功。”李晗生回忆说,水中推进器的研发过程相当曲折,最关键的技术难点在于找不到合适的电机。几经周折后,他决定自己设计电机,但这无疑给研发过程增加了更大的难度。

  为了争取研发时间,他在工作室支起了帐篷,每天工作到凌晨,实在累了就进帐篷休息会儿,有了灵感又会马上钻出来工作。在他的坚持下,新款水中推进器以及国内首家研制出泵喷式蛙人水中推进器技术的团队同时诞生了。

  这些年,团队在比赛上没有一点松懈,在双创的大海上撑起一片白帆破浪前行。2017年团队在第三届“互联网+”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省赛获全省第二,国赛银奖;2018年,团队获得了中国机器人创业大赛一等奖冠军以及工信创业特等奖学金;2019年,团队获得了中俄(工业)创新大赛冠军,这次比赛也成为其进军国际市场的敲门砖。

  在李晗生的工作室里,一面墙上摆满了辽宁号航母、武汉号潜艇等军事模型,让他引以为豪的水中推进器就放置在旁边的书架上,三个水下机器人在一旁默默“看护”着它。李晗生说,这是他心中的海洋强国梦。

  本报记者赵一诺